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


您登录游戏时,一般使用什么网络服务商?选项:



    


首页 >>  游戏资料 >>  基本信息
天地传

td1.jpg


沸东海


    话说东海之上,去中土九百里之外,有数十小岛零星散布,诸岛之间相去不过数里,却各有风物气象千万。
    其中最北端的一座大岛,唤作白玉岛,因岛上长年积雪,形如白玉而得名,岛上一年有六季,其中五季为冬,一季为春,岛上人家靠着每年春季出海捕鱼为生,尤其是一种生长在北海通体透明的雪鱼,膏厚肉肥,长年食用颇能强健体魄,虽单衫却足以抵御寒冬。
    这年春天来得特别晚,南风刚起,岛民们就纷纷结伴出海,趁着南流前往北 海打鱼,有户人家有兄弟二人,因弟弟新婚,舍不得妻子,故兄弟二人出行日程比他人已晚了半月,临行前的夜里,新婚妻子因担心丈夫,在灯下哭啼个不停,单身 的兄长隔墙听到,心中不忍,便撇下弟弟,天未亮就独自架船出海。
    岛上一季不过两月,转眼北风渐起,眼见他人纷纷回航,虽有人满载有人空还,但终究得以平安归来,只有那单身出海的兄长迟迟不归。
    终于春去冬来,兄长仍不得还,弟弟心念兄长,望眼欲穿。然而北风肆虐,要逆流而上又谈何容易,两次想乘船北上均被巨浪打翻落海,幸亏都被随行人救起。旁人劝道:若要北上寻兄,除非东海水沸,暖流北涌,否则断无指望。
    时人传言,中土有一只巨鼎,叫作九州神鼎,是黄帝大破蚩尤之后,为铭战功,采首山之铜,合人神之力而铸成。传说以南山的无根木为柴,可煮沸四海。弟弟得知后,便抛下怀胎四月的妻子,到南部烈火岛学得炎神之术,后独自前往中土,寻找神鼎下落。
    第二年春天,其妻产下一子,天生异禀,三岁能扯帆,六岁便可架船出海。少年满十六岁那年,滚滚暖流自南而来,白玉岛上冰雪消融,东海之水,沸如热汤。

td2.jpg


 
平西山


    昆仑山,位于中土西南端,相传为西王母所居之处,故又称西山。
    西山有五峰四河,五峰为天柱,四河为冥泉,其中最高的天顶峰,顶天立地,蔚为壮观。
    天顶,即天鼎,传说黄帝所铸的“九州神鼎”便藏于峰顶,但那天顶峰高耸入云,千百年来竟无人曾看到过峰尖的摸样,更别说攀上峰顶。
    却有一个来自东海岛上的奇男子不顾劝阻,从南侧登峰,一去不回。十六年后,东海水沸,人间传说那是有人从西王母处偷得九州神鼎所致。
    从此九州神鼎流落凡间,几百年间数易其主,而天下人为争夺这传说中的盖世神器,战乱纷争从未有一刻休止。
    大陆北方尝有一族,生具神力,天性残暴,嗜血好战,人称力士一族,族中 出了一位少年英雄,短短三年间就一统北方诸部落,自封火雷将军,独霸北方,后火雷将军与南方的巫师部落大战三百日,终以铁甲骑兵大破巫师的铁桶阵,将九州 神鼎占为己有。 得鼎后,火雷将军顿成众矢之的,天下群雄无不对其虎视眈眈。为防敌人来夺鼎,火雷将军命人在中原筑起一座钢铁之城,他令一组工匠用铁水来浇筑城墙,另一组 铁匠打造兵器,如果兵器能砍伤城墙分毫就处死筑城工匠,如果兵器无法砍伤城墙就杀掉铁匠,且将这些工匠的尸体投入到熔化的铁水之中,凝聚了工匠血肉的铁墙 果然变得坚固无比。 铁城筑了一半,中原之铁就被耗尽,火雷将军又命人从西山采集铁矿,源源不断往中原输送,一路上又不知累死了多少牲口走卒。
    铁血之城十年始成,火雷将军坐拥神鼎铁城,以为就此可以一统天下,万世称王,便将此城命名为“统万城”。
    不料西山之铁为此被采集一空,以至竟挖出一个深不见低的巨洞,加之山基松动,西山天合、陆吾二峰竟于次年倒塌,天失二柱,地陷一角,天界众仙、地底群魔纷纷来到凡界,仙魔交战,人间从此又引起一场大纷争……

td3.jpg


 
游南天


    话说西山二峰倒塌后,仙魔俱出,人间大乱,仙魔之战足足打了有一百余年,终以天界众仙压倒冥界众魔,但冥界的余孽却无法根除,始终在凡间作乱。而经过这一场百年之乱,凡界众生也开始信神奉道,祈求太平。
    又过了三百余年,统万城的城墙依然风雨不摧,但城中主人却已然换了几代,九州神鼎也在战乱中湮没,关于神鼎的传说渐渐失传。而天下的战乱却并未因此而平息,取而代之的是则对兵家重地“统万城”的争夺。
    距统万城千里之外,有一个叫做“稻香村”的村落,却是一处宁静悠远的所在,山高水远,向无兵马之乱,日子过得自在太平。
    村中有一名姓赵的丹士,平日以炼丹为生,却从未想过炼出什么不死仙药,无非是给村中男女治些小病营生。其实当朝信奉神仙之术者甚多,不时有传丹士得道升天之说,赵生却懒得修炼,成天在日头底下大睡其觉,胸中无大志,却怀一片天,乐得如此清闲一生。
    那日午后赵生替村东的小童看了脚伤,回程中看见日光正好,顺道就躺在了 一片向日葵地中。才躺下,就听得头顶有人呼叫自己的名字,睁开眼看,却见一只白鹤盘旋于自己头顶,顷刻间落地,鹤背上翻落一名头带逍遥巾的老道士,捻须微 笑。那道人向赵生招招手,赵生竟不由自主向他走去。
    道人扶赵生骑上鹤,清啸一声,白鹤冲天而起,赵生吓得连眼睛都不敢睁,只是紧紧抱住了鹤颈,连声大呼。
    直到耳边风声渐细,赵生才微睁双眼,眼前的景象却令他大吃一惊:原来云端之上,竟有无数神仙穿梭行走,或御风,或踏剑,或脚踩七色祥云,或身披万道金光,直如人间街市一般!
   不一时来到南天门,却听得守门的卫士在那里议论:
   “你看那人间个个祭祀拜天,善男信女颇为不少,却还能太平几年?”
   “天界又何尝能清净?五百年一轮回,仙魔之战必起争端,这是劫数,躲不过的。上回好不容易由太乙真仙乾坤一掷克住了魔头,倘若不然,不知道这天宫的歌舞还能不能作唱下去。”
    “正是,眼看这还剩下一年的光阴,我等也须好好操练操练,一年之后就没好日子过了,做神仙也不容易啊!”
    赵生听得正入神,不小心一只草鞋落下云去,赵生“啊呦”一声,不想却惊动了天门守卫,那执斧的卫士大喝一声:“哪里来的凡夫俗子,竟敢擅闯天宫!还不擒下?”
    执戟卫士冲上前来,伸出一只巨掌就将赵生从鹤背上拦腰抓下,大喝一声“走罢!”便将赵生从南天门云开处掷下。
    赵生大恐,手脚在空中乱舞,突然一阵疼痛,原来打到了自己的脸,却发现原来是南柯一梦。
    赵生正要坐起,不料头顶却撞到一样异物,环顾四周,大惊失色:原来自己竟然睡于一个大鼎之中!
    透过鼎口射入的阳光,赵生依稀发现鼎内壁刻得有字,却无法一一辨清,赵生依着纹路伸手摸去,发现鼎壁上刻有一篇铭文,旁边有一行个大字:九州神鼎,可通天入地,三界之门也。

td4.jpg


 
伤北冥


    却说赵生鼎中一梦,得知仙魔一年之后将有大战,心中虽惊,却也顾不了许多,毕竟与自己一介凡夫俗子并 无多大干系。而此刻眼前突然出现的九州神鼎却让他又惊又喜:喜的是若此鼎真有通天入地之能,拥有者可穿行于天界、冥界与人间三界之间,得神鼎者得天下的说 法便可应验。而惊的是,此鼎既为三界之门,仙魔大战在即,则必引来人、仙、魔三道的争夺。他向来胆小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手抚鼎壁,竟在鼎内一坐不 起。
    赵生一遍遍细抚鼎壁,摸到铭文,竟不由自主地默念了起来:九州神鼎,黄帝轩辕氏铸于荆山下也,铸此鼎时,曾采首山之铜,沐众神之力,飞禽百兽皆来相望,然铸此鼎之功,竟不能铸吾之一错也……原来这篇铭文乃是东海之上的一名术士因一时之怒而铸下大错,大悔之余刻下的文字。
    那名术士是东海之上白玉岛人氏,因兄长葬身于北冥海,一怒之下,竟抛下 妻儿,耗费十六年光阴在西山天顶峰觅得此鼎,欲施法将东海煮干,东海生灵顿遭灭顶之灾,无数鱼虾无辜而死,术士大悔,虽及时住手,但已然魔根深种,再难自 拔。此后术士修炼时愈走偏道,入魔时竟可游走于冥界十地,与鬼魅为伍,与妖魔同道,如此穿行于人间冥界,身历种种大恐怖,痛不欲生。
    之后西山遭损,天塌地陷,仙魔大战于人间,入魔后的术士与一众神仙对阵于小书山下,阵前竟遭遇了离散多年的兄长!原来兄长生平修炼正道,终在北海被赤明天帝点化成仙。兄弟二人仙魔殊途,却终于相抱长笑,后化作西山二峰,以补天缺。
    术士在文末道:仙由人化,魔由心生,天界冥界种种,皆是人间化境。若心存善念,便如身临九天,若心种恨念,则一步即地狱。但使世间存有爱恨之因,仙魔两界五百年一战之果便无计可避……